03.jpg


前年七月盛夏,第N度南下高雄為電影勘景。這趟的目標之一是想要找一間旅行社,希望條件是門口得有一大面玻璃窗,想拍的戲是阿桂趴在玻璃上好奇探看,然後怯生生走進來詢問去色盲島的機票。


幾個放暑假的在地大學生騎著摩托車帶我看遍各式風味的旅行社,傳統的、現代的,高雄一帶差不多都看過了,沒有特別有fu的地方。我忽然想起不久前發生的沖繩機場華航火燒機事件,當時飛機上有個來自高雄「來南國旅行社」的旅行團,電視上老闆娘氣急敗壞接受新聞記者訪問時有股微妙的戲劇感,令人印象深刻,於是請製片助理們帶我去看看。

那是個窩在大馬路邊,專做沖繩團的小旅行社,我裡裡外外看了一圈,裡頭太窄了沒有放機器架燈的空間,並不適合作為拍片場景。我跟老闆娘商量到時希望能借用「來南國旅行社」的招牌,因為實在想不出有比這個更適合的名稱。

老闆娘十分開心同意了,在場除了老闆娘與她懷中的寵物吉娃娃,還有一位氣質特別的中年男人,自我介紹說在某大學兼課。

我聊起要拍的電影,是個關於去遠方旅行的故事,一個寂寞的色盲女生夢想要去南太平洋中央一個叫做平格拉普的小島,因為她聽說島上的人都是色盲…

我還不太習慣像這樣把電影內容對陌生人描述,也許因為它不像電視劇裡立刻可以被理解的愛恨情仇吧,通常得到的回應是帶點不解的笑容。

「平格拉普島嗎?我去過呦。」男人忽然丟出這句話。
「?你是說你去過色盲島?!」我完全不敢相信耳朵所聽見的。
「是啊,我去過。」

高雄人總給我一種臥虎藏龍的印象,感覺路邊賣檳榔的阿伯背後都有一段華麗詭奇的人生。

男人一派輕鬆,聊起年輕時住過日本,在本田汽車工作,休假時經常與朋友到處旅行,南太平洋的島嶼國家幾乎都跑遍了,有一回去了那個叫平格拉普的島。男人指著牆上的世界地圖回憶起當時複雜的轉機路線,接著開始描述平格拉普島上的風景、島上人住怎樣的房子、居民的衣著、食物…

我忽然有點擔心他繼續說下去,會破壞我對色盲島的想像。

拍一部電影就像籌備一趟長達一兩年的旅行,從一個觸動自己的念頭開始,你開始寫劇本、到處談資金、找場景、看演員、做各種擅長或不擅長的事,對於那個未知之地的想像,是驅動這一切行動背後的力量。

男人問起我們的行程,我跟製片已經結束勘景行程,男人說正好他也要回台北可以讓我們搭便車,我婉拒了他的好意,真正的原因是想避免一路上必然會提及的更多色盲島的細節。

電影正開始籌備,在高雄一間陰暗擁擠的小旅行社裡,我遇到了一位真正去過色盲島的人。我決定將之視為某種隱喻,我會抵達它,用自己的眼睛看見,而當下我寧可讓這座島嶼保有無盡的可能性。


創作者介紹

官方部落格

myjourney9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May
  • 遠方, 何方?

    因為參加了公司的電影社,
    習慣把自己覺得好看或有興趣的電影分享給同事。

    信才剛寄出沒多久,就有一位同事超興奮的來找我:「我也很想看這部電影ㄟ!」
    我說:哇!你也知道這部電影喔!我昨天才知道的ㄟ...

    我們,就這樣大喇喇的在上班時間偷聊了一下。

    她問:為什麼會想看這部電影?覺得這部電影會帶給自己什麼啟示嗎?
    我說:就覺得喜歡阿,沒有為了什麼理由。
    她追問:看電影一定會有吸引自己的理由阿!一定會有的吧!

    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屬於"寫的比說的好聽"的那種人(好吧!我承認這樣是有點自戀的傾向...),
    總覺得自己很多時候都"詞不達意",想表達的, 想說的總有好多好多,
    但是有時候開不了口,有時候是好不容易開口了,卻不知道怎麼說下去...
    所以總說出"你知道---我說的嗎?"這類的話,
    我不大喜歡說這句話,覺得很不禮貌,但是我常常就這樣脫口而出。

    除非很熟,不然害怕老是言不及意的我,總沒有很想說的念頭。
    或許也是因為這樣,老是覺得---沒有人懂我 (也許我自己也不是很懂我自己)。

    很奇怪的,我今天到底是被她閃著亮光的熱切眼神打動了,還是怎樣的...
    我說:我因為看到「女主角是個色盲,總是和身邊的人格格不入;有一天她的表哥跟她說:南太平洋有一座小島,島上的人全部都是色盲。」,所以就想看。妳不覺得有時候會感覺自己和身邊的人很不一樣,想法阿, 個性阿, 態度阿...等等的,就覺得沒有人懂你,然後你就想---或許有那麼一個地方,在那哩,全部都是和你相類似的人,妳們可能有相同的想法阿, 很相像的喜好阿, 反正就是天生就很處得來就是了啦...妳有想過這樣一個地方嗎?

    我說話不知道為什麼總是喜歡比手畫腳的,
    我在說這段話的時候,她拼了命的點頭,那種表情,我在公司第一次看到!(那通常只在我的好朋友臉上才看得到)

    一個是快30歲的我,一個是已經有兩個國小孩子的她,
    我們兩個像小女生一樣,手拉著手蹦蹦跳跳了起來~~~

    我的眼眶濕了。

    回到座位上,花了好一會兒時間才回神。

    "我想要的幸福是...?"
    回家途中,我想著。
  • 親愛的美兒你好:

    謝謝你如實分享了自己的感受....這絕對是美好的:)
    生命裡有大大小小的幸福與並不如意,重點是,我們如何學會喜歡!!
    回家路上過馬路還是要看紅綠燈喔!!!!歡迎來一起出發:)

    myjourney911 於 2009/08/29 01:59 回覆

  • Mika
  • 想請問,後來取景的地方是"kiribati"??

    版主您好,
    在電影院第一次看到了"帶我去遠方"的預告片,
    對於,預告片最後面出現的那個小島,
    一直覺得很熟悉,很懷念,
    後來看到監製是吳念真導演,
    真的想問一下,是不是,在Kiribati,所取的景??

    真心希望能回答困惱我新中的疑問

    Mika 曾在Kiribati生活過一年的人!
  • 親愛的米卡你好
    片中的島嶼,是在南太平洋島國"吉里巴斯"所拍攝。
    你真的住過那裡嗎?
    哇!阿桂會很羨慕你喔!

    天余導演

    myjourney911 於 2009/09/10 02:09 回覆

  • 森
  • 從遠方歸來 .... 時隔半年有餘的沉澱

    傅天余導演您好
    昨天向晚終於看了帶我去遠方
    去年年下,當阿賢和小小阿桂在眺望遠方時
    我很可惜地在遙遠的金門島嶼上演行軍詩篇所以沒機會看到
    看完之後,感觸很深

    或許那就像是人生有很多的祕密說不出來一樣
    這部戲就像是要這樣告訴我們
    每個人的秘密都可以編織成一張翅膀
    悄悄地凝在我們的背上
    然後朝著夢想輕輕巧巧地飛去
    可是因為只有一張翅膀,所以總是飛得跌跌撞撞
    而且有時候還是得將雙腳踩在地板上
    所以才會一直尋找可以一起分享秘密的人
    就像是彼此認同的靈魂那樣
    兩個人,就有一雙翅膀,一起飛翔
    我覺得,阿賢哥哥就是林曉桂那另一半的翅膀
    猶如海巡男是許亦賢那另一半的翅膀一樣
    所以當阿賢哥哥開始和另一個人一起飛翔
    當海巡男肆自想要離開許亦賢的生命
    阿桂跟阿賢才會像是從高空墜落那樣,差點連站都站不穩

    每個人都有想要去的遠方
    阿賢的紐約,林曉桂的色盲島
    到不了的地方,都叫做遠方
    那樣遙遠的地方,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叫做未來
    那樣遙不可及,卻又好像可以到的了的地方
    我覺得戲裡給了我們這樣的希望
    紐約房租很貴,可是可以現在努力存錢
    色盲島很偏遠,可是只要轉幾次機,再搭小飛機和交通船就可以到了
    未來,不是走不到的地方,我總覺得這個故事有這麼說著
    只是阿賢在跌落了以後,就將時間停在這裡
    讓林曉桂倒出行囊,逝去地圖上的軌跡
    讓林曉桂看見了,翅膀背後還有真實的人生
    讓林曉桂,開始用雙腳走路
    我覺得她不是放棄了夢想,而是決定用另一種方式到達未來
    所以她的世界依然在運轉
    有阿伯,有姑姑,有堂姐姐,有阿嬤,有爸爸,有她
    還有她最喜歡的阿賢哥哥的世界
    從以前到現在,都連接起來的世界
    兩個人還可以一起練習世界各國打招呼的方式
    這樣的世界,也是一個未來

    我自己也是個很想要寫出一個個想說的故事的人
    只是我從來不寫跟感情有關的東西
    除了那第一次用筆摺出來的紙飛機
    只是總覺得,我那個故事裡的太陽和月亮少了一些甚麼
    直到阿賢在那個夜裡的船上
    緊緊地抱住海巡男,說出「I love you so much.」
    直到他扯著海巡男的袖子,說著「沒有了你我的未來在哪裡」時
    我突然深深地,無法止息地顫動
    原來我的故事裡,是少了這樣的深刻,和勇氣
    讓平靜敏感的阿賢也能夠燃燒熾熱的勇氣
    瞭解了之後,我的故事也似乎能夠繼續寫下去
    這一切,或許要感謝這部戲,還有林曉桂和阿賢哥哥,以及導演

    或許是因為我感動得一塌糊塗
    所以才跑來這裡留言給您,希望不要見怪
    如果將來有機會,也還是希望可以一起分享這樣的心情
  • 大捲
  • 你好

    你好,這幾天花了一些時間看了這部片,有些鏡頭很漂亮,我想請問一下片中男主角的雜貨店家在那裡,想請教一下,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