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七點的通告,我早上五點先起床準備。我一個人吃著早餐,把我所準備的「記憶」都拿出來。翻著小時候爸媽與哥哥和我的全家福照片,想到全家人好久沒有像當時那樣的擠在一起,一起吹蠟燭,一起開開心心在爸媽的懷裡笑。我想念著小時候和父母親最親密又最純真的互動,希望能夠回到當時。心裡面滿滿的感動與感嘆,種種的思緒瞬間湧上心頭,我以為我會流下眼淚,而我沒有…

「唉…為什麼我一滴淚也擠不出來了?怎麼辦?」我一個人在房裡喃喃自語。

我拿出偷偷準備的「小護士」,往下眼皮用力一抹,眼睛立刻又涼又嗆,跟吃到哇沙比一樣的感覺,我忍不住一直用手掌向眼睛搧涼,然後把它用最快的速度擦去。我連最後,最爛的一招都使了出來了,怎麼還是一點功效也沒有呢!!!就算只是讓我眼睛多一點點淚液滋潤一下也好,至少證明我一大早起床吹著寒風走一大段路買早餐的付出,給我一點「什麼」好嗎!!!但眼睛就是不聽使喚。我心想該不會就要這樣去拍戲了吧!我把所有照片、音樂和小護士收起來,給自己一段空白,讓自己冷靜下來,希望至少帶著低落難過無助的心情到現場。

到達現場,選了一個角落坐下。我獨自一人聽著悲傷的情歌,伴隨著低潮情緒的累積和時間緊迫的壓力,我開始痛哭流涕。這是我第一次哭得如此傷心,流不止的淚水和鼻涕交織成的啜泣聲,再也不想壓抑住,都在這個時候爆發出來,這樣毫不收斂的哭泣聲,我彷彿都能聽到回音,傳遍整座教堂。我就坐在那裡整整哭了十分鐘,地上早已是一攤分辨不出是鼻水或是眼淚。導演其實一直默默在觀察我,這時候她輕輕的走到我身邊坐下對我說:「That is what I want!你做到了我想要的樣子!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的,讓自己先休息一下吧!」

聽到導演這樣說,我鬆了一口氣。沒想到過沒幾分鐘,導演忽然又走過來對我說:「柏宏,很抱歉因為鏡位的關係,我們必須先拍別的鏡頭,你的戲可能會到中午才拍喔。」話還沒說完,導演又被攝影師叫去討論鏡位了。

我的心涼了一半,好害怕自己無法一直維持在這樣的情緒。

在拍攝遠距離的鏡位時,我坐在告解室裡,眼淚就像關不起來的水龍頭,哭到一種不可思議的境界。因為想到一個人坐在告解室裡的無助而哭,因為看到現場工作人員認真的樣子而哭,因為工作人員遞衛生紙給我而哭,因為想到家人朋友對我的支持而哭,因為想到導演對我的教導而哭,連我都無法理解自己到底為什麼能夠「淚流如注」。眼看鏡位一個個的換,時間也一分一秒的過去,都已經十一點半了卻還沒拍到我痛哭特寫的鏡位。我邊哭邊走過去跟導演說:「導演,可以求你趕快把我拍掉嗎?我的眼淚已經完全停不下來了!」

我淚流滿面的聽著導演答應我:「你放心,中午放飯前一定會把你拍掉。別太緊張!」淚流不只的我回到告解室裡,衛生紙都還來不及把眼淚擦乾,卻赫然聽到工作人員高聲喊:「放飯!大家請先去吃便當!」

我完全傻眼。

我知道自己絕對不能吃便當,因為那會使我非常雀躍,於是我不吭聲的坐在原處等待。在那段時間,我忽然想起表演課最後一堂老師帶我們去西門町六號出口做「勇氣訓練」,在人來人往的行人徒步區做一些奇怪的拉扯鬼叫動作,我其實一點也不害怕,反而有點樂在其中,結束之後,導演私下一語中的告訴我:「我知道這對阿桂很難,但是對你來說很容易,但你不應該因此感到得意,只當作考試輕鬆過關,你最需要是給自己找一個挑戰,想辦法讓自己有一件很害怕做不到的事,然後去嘗試突破,那才是這項訓練最大的意義,不是嗎?」我坐在那裡,我想此刻這場戲這對我來說就是這個挑戰。

再度開工,開始拍了,所有人都在等我開始。

我一個人坐在關閉的告解室裡,卻突然完全哭不出來。難道剛才把所有眼淚都哭完了嗎?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開始害怕,越是害怕越是哭不出來。我想像著此刻門外的一切:一架巨大的攝影機,數十位盯著我的工作人員。天氣悶熱不堪,從開拍第一天以來進度delay,大家都很疲累。我可以想像所有工作人員都等著看這部電影的男主角即將演出他的第一場戲,這會是個什麼樣的演員?這會是個準備好的小朋友嗎?

攝影師早已調好鏡位,燈光就頂在我的頭上,緊張加速的心跳讓我渾身冒汗。整座教堂都安靜下來,該有聲音的我卻連一點聲音也沒有。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副導忍不住在告解室的窗外輕聲問我好了沒,我沒回答,也不敢看她,深怕她的表情會讓我更緊張。想到這裡我就更加無助,每一秒都超級煎熬,多麼希望有一個什麼能夠幫助我讓我哭出來,我的腦袋一片空白,想要努力記起練習過的一切,卻什麼畫面也播放不出來…..

此時門打開了,是導演。我不知如何是好的看著她,期待這段時間和我相處最密集,並且對我瞭解最多,瞭解阿賢最多,我最信任的她可以給我什麼。

導演蹲下來,彎下腰雙手環繞住我的脖子輕輕跟我說話:「從我們去年暑假認識開始,到現在已經將近一年了,這一年來我們最清楚,我們付出了多少努力,為的是什麼呢,就是現在啊,就是現在這一刻,等了好久,現在正式要開始了喔…我知道這一年來每個人都說你很幸運,但是我知道你為了這個幸運所承受的壓力有多大…」沒等導演把話說完,我的眼淚早已奪眶而出,而且是徹底崩潰的痛哭。

腦海裡開始播放這一年來經歷的好多片段,回憶的每一刻都牽動我更多的眼淚。這一年來我想盡辦法想從各種方面瞭解這個角色,想要好好表演每一場戲,從一開始我發現什麼是打開感官,如何靠著感官記憶勾起情緒記憶,想辦法讓自己的記憶和角色的故事作連結。從一開始看不懂劇本,無法讀懂角色的心情,無法瞭解角色的心動,無法體會角色的心痛,到後來對每一句角色所說的話,對每一段故事都有無比的喜愛和充分的想像。對其他演員從陌生到彼此有深入的認識,因為和每個人有不同的關係,不同的心境而與每個人建立起不同的互動方式。

直到導演輕輕地喊了一聲:「CUT!」我的哭聲仍舊沒有停下來,彷彿剛才的情緒應該讓我流下兩公升的眼淚,而我只流到一半而已。我邊哭邊走到教堂的角落,打算把剩下的眼淚都哭完。導演走過來拍拍我跟我說:「你很棒!」於是我的眼淚又再次被導演的一字一句所牽動。相信我們都非常清楚彼此所經歷的一切,沒有和導演經歷這麼長一段時間所培養出來的默契,我絕對做不到今天這樣。

心裡的我才驚覺在哭的時候我只有自己,幾乎聽不見任何其他人的聲音。我陷在自己的時空,現在自己的想像裡。原來這就是我這麼長一段時間想追求的。我真的在當下變成了那個對感情執著而敏感的許亦賢。腦海播放的是許亦賢所想的事情,心裡的痛是許亦賢感情上的挫折。在那樣的情境下,許亦賢進入了我的身體,我所有的感官都是為他而開啟,所有的感受都是因他而起。因為他徹底的崩潰,所以我也徹底的崩潰。

當這場戲拍完的時候已經三點半了,我完全不能相信我整整痛哭了兩個多小時。我才發現,常常我們在螢幕前看著演員在同一場戲裡面一直維持著某種很激動的情緒,看似很短暫,其實鏡頭一移動,就等於過了半小時甚至是更久。在電影裡阿賢只哭了短短幾分鐘,但實際上他卻是哭了幾個小時,甚至是哭了一整個早上,甚至是哭了一整個昨晚。

這是我演出的第一場戲,也是我和導演正式合作的開始。這場戲拍完,我對於導演和演員的關係有了更深層的認識。一個好的導演絕對不只是告訴演員手該怎麼擺,該說什麼話,而是要帶領演員完完全全的進入劇中的情緒,讓演員的身體甚至是靈魂都因為失去自己而被掏空,然後用角色的生活和角色的感受來將它填滿。所謂演員和導演的互相信任就是這種感覺吧!因為我知道有導演在,她知道我要做什麼,相信我對角色的認識;我相信她對角色的理解,對於整段故事的感受,不是誰拉著誰走,而是一起尋找下一段路的入口。

那場戲拍完之後,我蹦蹦跳跳跑去大口吃便當,還吃了很多開拍時拜拜的餅乾糖果,像舉辦一場我自己的食物嘉年華!吃飽了換上高中阿賢的衣服,又走回教堂,準備演出帶領森賢一參觀教堂的那場戲。我必須瞬間回到六年前那位青春洋溢的高中生,遇見自己的初戀情人,害羞又曖昧的看著森賢一,另一場挑戰才要開始。

過了幾天導演才告訴我,開拍當天她和WASIR對我的冷漠其實是刻意演出。導演很了解我的個性,知道我在面對一群新面孔時容易感到不知所措,會下意識想尋找熟悉的人當依靠,所以她刻意把我的依靠抽掉,目的是想讓我自然陷入一種慌亂不安的狀態,因為那是角色必須要有的情緒,她是在幫助我表演。導演真是厲害。
創作者介紹

官方部落格

myjourney9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akura
  • 辛苦了

    哭戲
    真的很難啊

    透過這樣的分享
    在演出的背後

    真的是辛苦付出呢

    辛苦了
    哭戲在電影裡
    牽動了我的心
  • 祤
  • 哭戲真的是很困難的事,曾經幾次在劇團的表演裡,為了哭戲練習都哭不出來,心想自己明明是超級敏感超級感性的人,為何哭不出來?但進不去戲裡面,感覺是很難帶出來的!
    這是種突破吧﹦)導演真的好厲害,他說:「對你來說很容易,但你不應該因此感到得意,只當作考試輕鬆過關,你最需要是給自己找一個挑戰,想辦法讓自己有一件很害怕做不到的事,然後去嘗試突破,那才是這項訓練最大的意義,不是嗎?」變得像柏宏一樣理性又樂觀,對我來說也是很大的挑戰的(笑)

    柏宏很棒!阿賢很棒(心)
  • 我想和她一起出發
  • 明信片組

    當初因為一些重大事情錯過了套票
    而其中的明信片組對我來說有莫大的意義
    是我當初給一個在遠方留學而無法親自觀賞這部片的女孩的承諾
    她非常想要看這部電影 也非常想要這組明信片
    我耗盡了力氣想要補償我們的一點遺憾
    到處找網拍跟BBS的版友看有沒有人割愛
    奈何 結果令人失望
    不知道妳們能不能成全我這點願望呢?
    可以email連絡我 感激不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