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宏,上次電影的試鏡,你上了!」經紀人的口氣完全沒有我心裡激動的百分之一。

「真的嗎?」我實在說不出第二句話,這比接到入圍星光大道百人初選電話更令我感到興奮。

「對!你要去演電影,改天我會把劇本寄到你的信箱。」交代完事情就結束通話了。
  
真的要去演一部電影了,我開始想像電影的劇本會是怎樣,故事情節會不會讓我喜歡,跟誰一起演?我真的可以嗎?為什麼是我?問題是,我對電影一點也不了解,甚至時常看電影都是要不斷問旁邊的人才能完全理解。電影到底是什麼?或是對我來說到底是什麼?
  
我是一個愛看國片的電視兒童,周星馳吳君如黃百鳴陳百祥開心少女組,所有搞笑的國片我都可以倒背如流。
  
小學一年級開始,放學後自己回家,自己吃午餐,因為很害怕一個人在家,所以會開著電視寫功課。這樣的生活習慣到了國小畢業都是如此(唸國中的哥哥要補習),一個人在家的我必須要選擇最好看最熱鬧的國片,只要能不斷從電視聽到很多人的笑聲我就能安心的寫我的作業,偶而抬起頭來自己也對電視笑一笑。我最喜歡看的就是開心鬼系列、周星馳系列、賭神系列、烏龍院系列、家有喜事系列等等……。那時候的國片只要越好笑,越熱鬧,對我來說就越好看!最好能夠加入一些低級笑點,就能讓我願意花錢去電影院看。所以只要是驚聲尖笑系列和美國派系列電影,我都會非常的支持!在影廳裡面絕無冷場,我一定放聲大笑,邊吃爆米花邊看,中間去上廁所回來也可以接得上劇情。我就是要進去電影院放鬆心情,並且討厭沉重又需要思考的電影劇情,尤其走出影廳,我更是立刻忘記剛才的內容,也不想要對電影做任何的討論,最好是立刻前往美食街或是下一個聚會的場合,實在沒必要成為我思考的來源。
  
曾經跟一個喜歡看電影的女生一起去看了一部有深度的電影(悶到我都忘了片名了!),看完之後我實在很火大,因為我幾乎看不懂在演什麼,結束時我簡直傻眼,心想為什麼能結束在這個點?而那女生卻很雀躍的說:「這部電影實在太好看了!我一定要回去打一篇網誌推薦大家去看!」

「是喔?」我說。

「對啊!我們來討論一下好不好?你先說你猜最後那個男的看那個女的一眼是什麼意思。」

「ㄟ…我不想討論也。」

她懷疑的說:「那你想幹麻?」

「我覺得看電影就是要放鬆啊!這部片好沉重我看不懂,我現在只想大吃!」

「好吧…」她當下一定覺得我毫無深度,只好無奈的接受。

幾天後我收到了劇本,旁邊寫著:你的角色是阿賢。
  
片名:色盲島。

阿賢:男。17-23歲。聰明而敏感,家境富裕,內心一直困惑於自己的同志傾向。
  
看著角色大綱,年齡性別以外,可能只有「聰明」的部分和我接近吧!當下的我有點慌,我慢慢的讀著劇本,腦中隨著劇本慢慢浮現出畫面,我希望第一次讀完劇本就能把它讀清楚,了解這個故事,讀完後,已經過了一個半小時。

這個故事主要在描述有色盲的阿桂和表哥阿賢的互動,我心中充滿著問號,有很多疑惑,卻不知道我的問題是什麼。我知道他有在說著什麼,卻不太確定它真正想表達的是什麼。阿賢是個什麼樣的人?在某個時刻為什麼說了某些話?有那樣的反應?阿賢的成長環境,阿賢的興趣想法,阿賢的個性,阿賢對感情的態度。我試著開始想為什麼導演會選上我?對劇本也有好多疑惑,好多問題。
  
有一天,監製吳導(吳念真導演,大家都稱他吳導)請所有演員和導演吃飯時,我又和導演聊了起來,我對導演說了我對劇本的不解,要怎麼演,甚至什麼是演戲我都不懂。導演能立刻理解我的不安,但是她一樣處之泰然的樣子說:「相信我,只要你不害怕,你就能做到一切。」這句話我牢牢的記著。導演要我不要擔心,我們將會有很多的準備,會有很多時間討論劇本,她將帶領我們進入故事,也會帶我認識阿賢。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我總是把劇本帶在身上,希望讓自己更了解這個故事。我不曉得一個專業演員是怎樣的準備一個角色,但這是我努力的方式。我希望每多讀一次劇本都能因此更了解阿賢,每一次讀劇本都能夠讓自己發現更多這個故事的趣味。這個故事的對話很少,△很多,所以看這故事很容易有畫面在自己的腦中播放,一個一個的三角形也細膩的描寫著角色們的心情起伏。
  
那一年的金鐘獎影帝是一位十八歲的男生黃河,也是第一次演戲。看著他上台領獎,我由衷的佩服他,很想知道他花了多少時間了解劇本,經過了多少了練習才能做到。導演也看到了他獲獎,在部落格上留言給我:「年輕的演員通常都沒有什麼演技可言,所以都會用生命的力量來表演。之所以選上你是因為從和你的談話中,我可以感覺到你有很強烈的『什麼』,那樣的什麼讓我看到你可以是阿賢,你也可以用生命表現這一切!」
  
這一番話深深的打動我,打動我的是我可以感覺到導演似乎看見了某樣東西出現在我身上,我好像知道我有又不是很確定,但我很確定這個「什麼」是非常迷人的。
  
對於某些事情,我知道該怎麼做也發自內心的想要去做好的事情,我就會充滿信心,充滿動力,我會用盡我所有的能量去完成這件事,只要是對它有幫助的事情,我就會不顧一切去達到。
  
後來我聽到了一位前輩告訴我「當你決心想要到達什麼地方的時候,全世界的力量都會幫助你到達。」
  
或許那個「什麼」,就是想到達哪裡的決心,對於事物的不害怕,勇於接受一切改變,接受一切挑戰,接受萬物對你的啟發,抬頭挺胸的踏上一段旅程。
  
我在回覆欄裡告訴導演:「我準備好了!」

    全站熱搜

    myjourney9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