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段時間我們就會接到一個新版劇本,從某版劇本開始,多了阿賢在天主堂告解室痛哭的一場戲。當我看到這場戲時,心裡湧上一陣驚慌:「完蛋了!我要怎麼辦?!」。

我的生活過得非常愉快,除了課業壓力稍大,幾乎沒有什麼不順遂,加上我是個很容易開心的的人,只要能飽餐一頓,或是在家睡上半天,就能平復低落的心情,生活中很少有難過的事會令我哭,但導演跟我說這場戲她想要的是阿賢”崩潰痛哭”….

在跟導演對角色的討論中我已經慢慢瞭解,阿賢是個對愛會毫無保留投注情感的人,對於所嚮往的事物會勇往直前去追求。老實說這樣的個性和我本人非常不一樣,愛情當然可以豐富人生,但是我並不認為那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環。在我的心裡,家人才是一輩子的情感寄託,第二重要的是朋友,嚴格說來,朋友也比較可能是一輩子的。這樣的性格老實說真的很難被劇情說服,為了愛情受創而大哭。

「Hey,找個時間我們來談談哭這件事吧。」有天導演傳了這樣的簡訊給我。收到簡訊時我心裡有些害怕。碰面時,導演一樣用那種「你絕對做得到!」的態度對我,這樣的態度立刻使我緊張的心平緩下來。我知道導演相信我,我也相信導演能帶領我進入那樣的情境。

導演問我,什麼狀態下我才能真正哭出來?其實我真的不知道,也許某些悲傷的歌吧。於是我們一起聽著一首一首描述悲傷的歌,尋找讓自己陷入低落的方法。
我坐在角落,讀著一句一句的歌詞,心情陷入深不見底的低潮,我以為我就要哭出來了,但眼淚連在眼眶裡打轉都沒有。我很難過的聽了好多悲傷的歌,卻只是讓我心裡充滿感動和對歌的喜愛,不僅完全沒有打動我,反而還讓我在那時愛上了幾位歌手的歌聲。

我對自己的表現失望透頂,能否哭出來事小,無法進入想要的表演情緒才令我懊惱。我以為我很瞭解阿賢,甚至深信自己就是他,體會過他所有的體會,經歷過他所有經歷,在這樣強烈的情緒中,我應該感同身受,陷入如同他一樣的情緒,做不到這點讓我對自己很失望。

「對不起…」我對導演說。我以為我會在這這兩個小時的沈澱下哭出來。「不要緊張!再努力吧!」導演鼓勵我,第一次的嘗試本來就不容易成功,重點是要能夠找到讓自己有所感觸的方式,先打動自己,才能打動別人。但導演還是以她的工作角色提醒我:「要知道,現場絕對不可能在那邊等你一兩個小時讓你培養情緒,頂多三十分鐘就得把這場戲拍掉,所以…你自己知道了喔…」

我默默點點頭,我知道我一定要做到。
  
有一次遇到前輩美秀姐,決定把握機會向這位大師級人物請教。美秀姐跟我說許多年輕的舞台劇演員都會害怕哭戲,擔心哭不出來的時候,心裡不要想要怎麼去“哭”,最好的方法是去感受角色的心情,當你徹底瞭解角色的故事,當你徹底的被故事打動,進入角色,你就能夠毫無保留的哭出來,就能夠理所當然的讓眼淚決堤。

美秀姐的話和導演的話竟然不謀而合!或許我最缺乏的就是她們口中”感受他人的能力”。所有事情要先讓自己感動,才能夠絲毫不勉強的體會,而不只是去想像別人的想法,而是要讓自己就是他,劇情就是自己的故事。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官方部落格

myjourney9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